弘揚閩都“福”文化的調研與思考

http://www.ritechgroups.com  2011-03-17 15:30:06  來源:福州社科網  
[提要]現代傳播視角下,文化宣傳的重點由“有什么”轉變為注重“說什么”。近年來,三坊七巷、馬尾船政等閩都文化品牌的傳播和影響力逐漸擴大,但閩都文化“是什么”的問題一直困擾著閩都文化的進一步傳播。綜合福州深厚的歷史文化內涵、特殊的地緣政治與經濟和市民與外地游客對福州“有福”的感性認同,從城市核心營銷戰略角度出發,借助國人對福有高度的心理認同感,提煉閩都福文化內涵,對福州總體城市形象和整體城市品牌的塑造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關鍵詞]福州閩都文化福文化傳播
 
 
  福文化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重要分支,歷史悠久,與人民群眾的生產、生活息息相關,充分展現人們對于吉祥美好生活的向往和人生追求。福文化內涵豐富,動態延續,可以包容各類良好愿望和希求,最大限度體現了中華民族對物質和精神文明的雙重追求。作為全國唯一以“福”字冠名將近1300年的省會城市,福州早有“福地寶城”、“有福之州”的歷史美譽,擁有得天獨厚的福文化底蘊,并形成了富有地域特色的福文化。挖掘和弘揚閩都福主題文化,順應了現代福州人的需求,同時也是挖掘和弘揚閩都文化內涵的一個重要視角。
一、打造福文化的重要意義
  近年來,三坊七巷、馬尾船政、壽山石等閩都文化品牌的傳播和影響力逐漸擴大,但一直缺乏一種一以貫之的精神內核,從而困擾著閩都文化的進一步傳播。對于這個問題,我們認為,現代傳播視角下,文化宣傳的重點應由“有什么”轉變為注重“說什么”。綜合福州獨特的地名優勢、深厚的歷史文化內涵、特殊的地緣政治與經濟,更重要的是廣大群眾傳統以來對福州“有福”的感性認同,提煉和打造閩都福主題文化,對福州總體城市形象和整體城市品牌的塑造有重要的現實意義。具體可以歸納為“三個有利”。
一是有利于樹立城市形象。“福州”地名最早出現于唐開元十三年(725年),從那以后,人們自然而然地將這塊土地的各方面優越之處與“福州”地名聯系起來。總的來說,福州氣候宜人,位置優越,人文昌盛,宜居宜游,“有福之州”名副其實。因此,打造閩都福文化,大力烘托“有福之州”概念,和當前我市追求環境宜居、人文和諧的形象定位和旅游形象營銷理念十分契合。今年我市確定的旅游宣傳口號為“溫泉古都,有福之州”,就是基于這種形象定位和營銷理念的實踐。
  二是有利于凝聚造福共識。現代城市建設不斷發展,歸根結底就是在不斷為民造福。建設一座現代化而又充滿“福”氣息的“有福之城”成為人們的共同愿望。從我市努力打造沿海與內陸的重要樞紐和“臺長珠金三角”海西經濟區的大都會城市,到為民辦實事工程、創建文明城市,再到免費開放公園、廣場,都是努力使福州百姓過上幸福生活,是為民“造福”工程,也是市民百姓認同并積極主動參與城市建設的關鍵。要通過弘揚福文化精神,在經濟、社會、文化的各個方面,引導廣大干部和市民群眾自覺為營造“有福之州”做貢獻。
  三是有利于聯結共同信仰。“福”的內涵是豐富的、全方位的,包容各種良好愿望,福文化為廣大華人廣泛認可和推崇。福州作為著名的僑鄉祖地,擁有海外僑胞和港澳臺同胞350多萬人,每年都有大量的福州籍鄉親來榕投資興業、旅游休閑、探親訪友。特別是榕臺之間,每年節慶活動和宗親、民間信仰交流十分密集。馬尾區的兩馬鬧元宵、晉安區的王審知文化節、倉山區的陳靖姑文化節、福清石竹山的夢文化節等,都吸引了大量的臺灣同胞前來參與。我市還創辦了富有特色的海峽兩岸合唱節,僅去年參加在臺北舉辦的第二屆海峽兩岸合唱節的就超過1000人,兩岸共同唱響幸福旋律。這些活動,無不與“祈福”、“納福”、“惜福”主旨相關,成為榕臺共同關注的話題。打造閩都福文化,將在福州與海外鄉親和港澳臺同胞之間架起一座共同信仰的橋梁。
二、閩都福文化的資源底蘊
  閩都福文化,既體現于天時地利的“天賜之福”,也體現在歷史沉淀下來的祈福、祝福和納福等文化活動中,更體現在為民造福的思想精髓里。
1、以福為名。人們通常用“福”來稱頌一個地方的“宜居”程度和一個人的生活美滿程度。福建省是與“福”最有淵源的省份。福州是全國唯一以福為名的省會城市、歷史名城,這為福文化的傳播帶來很大便利。自唐開元十三年“因城西北有福山”而定名后,福州就充滿了福文化的色彩,加之與佛、道等諸多傳統文化的融合,使福州的福文化覆蓋到了方方面面。福州作為“福地”的概念也不斷得到強化,呈現“福地寶城”、“福城”、“有福之州”等提法。140多年前,美國傳教士盧公明在其所著《中國人的社會生活》一書中,開篇第一句話就是“福州——有福之州,是福建省的首府”。民間傳說甚至認為,福州老城格局就是一個“福”字草書造型。由“福州”之名,還衍生出眾多帶福的路街、巷弄、村里、山河、厝井、寺觀、水果之名乃至人名、民俗。“七溜八溜,不離福州”這句福州方言,道出福州人對“有福之州”的留戀。所以從福州城市命名的由來,我們要充分認識到城市名稱本身所蘊涵的文化價值。
  2、天時地利。福州傳統志書、詩文歌賦、對聯等,都有對于“有福之州”的描寫、形容。其中以晉代地理學家郭璞《遷城記》的描繪最早。以現代人的眼光看,福州之福,堪稱融合天時、地利、人和。論天時,福州地處亞熱帶,氣溫適宜、雨水充足,四季常青,城區綠地面積6407 8公頃,建成區綠化覆蓋率41 15%;全市森林覆蓋率54 9%,城市郊區山區森林覆蓋率56 28%,是全國最“綠”的省會城市之一。從2000年起,福州兩獲“國家衛生城市”稱號,并相繼榮獲“中國優秀旅游城市”、“國家園林城市”、“國家環保模范城市”等榮譽稱號,在2010年上海世博會上又被中國環境規劃院評為宜居城市榜首,這些都是最直接、最有力的證據。論地利,福州背山面海,歷史上就是內陸文化與海洋文化銜接的“門戶”,是傳統農耕文明與海洋商貿文明重要的“結點”,還是近代中西文化交融碰撞而開風氣之先的“前沿”。如今,福州是沿海與內陸的重要樞紐,是東南沿海發展“臺長珠金三角”海西經濟區的大都會城市。論人和,由于長期的儒教蘊蓄,賦予了福州人低調寬容、和諧處世的人文性格以及文化的多元包容性。海納百川、有容乃大是這座城市人的精神寫照。
  3、物產工藝。福州為魚米之鄉,物產豐饒,福州人擁有安居樂業的良好物質基礎。“逢兵不亂,逢饑不荒”是“有福之州”的典型寫照。公元715年,馬可·波羅來到福州,在日記里記載福州一年四季都出產“優質味美的水果”,并贊美福州有許多處“賞心悅目的園林”。福州許多獨特的自然資源、物產,都蘊含著美麗的傳說和美好的象征。福州出產獨一無二的壽山石,是寶貴的象征,特別是田黃石,蘊含著“福(建)、壽(山)、田(黃)”的意義,為清朝歷代皇帝祭祀所用。聞名海內外,擁有千年歷史的茉莉花茶,傳說是由美麗花仙在福州新店變成的“抹麗花”與花仙丈夫在福州茶會變成的茶葉混在一起窨制的,喻義夫妻團圓,苦茶變香茶。福州市中心的五平方公里區域蘊藏著“金湯”溫泉,福州被人形容為泡在溫泉上的城市。此外,脫胎漆器、紙傘、角梳、軟木雕刻等工藝作品,往往蘊含著“求福”、“祈福”的內涵;福船、福桔、福果(橄欖)和太平面等都有象征平安美好寓意,反映了福的理念滲透在福州人日常生活各個層面。
4、祖地僑鄉。福州作為著名僑鄉,有350多萬福州籍華僑、港澳臺同胞,形成了眾多的有關于“僑”的文化、“根”的文化,包含著飄洋過海“創業求福”和“福報桑梓”的核心內涵。特別在榕臺關系上,可謂同根同源,在地緣、血緣、文緣、商緣、法源等多方面聯系緊密。據不完全統計,我市擁有重要涉臺史跡54處,重要涉臺人物37名,涉臺家族10余個。福州每年都有大量的臺灣鄉親來榕尋根謁祖、探親訪友。目前在臺灣8000余座寺廟中,其所奉祀的神明,源出福州的就有臨水夫人陳靖姑、白馬三郎、照天君、陳文龍、五帝、裴真人、張圣君、田都元帥、城隍……等。特別是陳靖姑的廟宇,幾乎隨處可見,與媽祖一起被稱為臺灣二女神。此外,涌泉寺、雪峰寺、西禪寺、崇福寺、林陽寺等都是閩臺兩岸以及日本、東南亞諸多寺院的祖庭。其中臺灣正統佛教四大系統中,有三大系統均由鼓山涌泉寺寺僧到臺灣創建。至于兩地民間習俗,包括歲時節日、婚嫁生育、祝壽喪儀、衣著服飾、烹飪菜肴、民間禁忌等共同點很強,其中所蘊含的福文化十分相似甚至相同。
  5、民俗風情。福州眾多的風俗習慣(婚喪喜慶)、節慶活動、傳統宗教活動等中儀式、飲食、穿戴,反映著傳統福州人的生活方式,蘊含著福州獨特的地域風情,折射著閩都福文化的獨特寓意。如祖輩相傳沿襲的“做福”習俗,一般利用神誕日,在宗祠村廟中擺酒慶賀,主持人稱為“福首”、所出餐費為“福份”、入席券為“福券”、酒席為“福餐”等等,無不傳達出人們希望平安幸福的愿望。傳統節日活動的“元宵燈會”,有送燈以喻“添丁”的內容;發源于目連救母傳說的福州傳統節日“拗九節”,是福州的孝順節。再如福清靈石山國家森林公園內有一塊“福”字石,系清道光四年(公元1824年)翁飛云書刻。傳說誰能摸到“福”字頂端一點,誰就會得觀澗亭下的香石。據地方志載,該香石“手摩有香氣”,得者福分無窮。因此留下了“摸福”的傳統習俗。福州的傳統建筑上也深刻體現福文化。特別是三坊七巷歷史文化街區中,有諸多極盡工巧的精品,體現著福州古民居所特有的時代特征與地域特色,傳承與記述著福州人的祈福語匯。此外,閩劇、尺唱、十番、評話等傳統曲藝形式、非物質文化遺產為福州人帶來美好享受。
  6、造福精神。福州具有2200多年的建城史,是中國歷史文化名城,文教發達、人文薈萃,擁有豐厚的“造福”人文遺產。僅以近現代而言,有睜眼看世界第一人林則徐,福建船政之父沈葆楨,近代啟蒙思想家嚴復,最早譯著西方文學作品的林紓,獻身維新變法的林旭,捐軀廣州起義的林覺民等“福州十杰”,愛國僑領黃乃裳,海軍將領黃鐘瑛、薩鎮冰、陳紹寬,著名文學家鄭振鐸、冰心、鄧拓,化學家侯德榜,物理學家薩本棟,科普作家高士其,數學家陳景潤等等。其中林則徐“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聯語,林覺民《與妻書》所言“樂犧牲吾身與汝身之福利,為天下人謀永福也”的豪言壯語,是福州人為國造福、為民造福精神的心聲代表,永遠激勵著后人。而市委市政府開展的各項辦實事活動、民生工程,延續了這種造福精神,更加充實了當代福文化的內涵。
  三、打造福文化的對策建議
  利用中華福文化的元素來宣傳推介城市和國家形象,近年來越來越受到追崇。2008年北京奧運的吉祥物——福娃,就為華夏與世界各國的溝通和交流,送上殷殷福音。我省福鼎市也已先行一步,打造“中華福鼎”和福文化主題公園,已為提升城市形象和拓展太姥山旅游帶來預期效應。為此,我市要加快進度,系統開展對福文化的挖掘、打造。
  一是凸顯社會實踐性。福文化具有很強的時代延續性和社會實踐性,與現代政府城市整體建設目標基本一致。因此,要將福文化融入現代城市建設,成為城市經營理念,使福文化既有概念,更有行動。一方面,要使之成為黨委、政府各部門鮮明的目標共識。要大張旗鼓地宣揚和發動政府部門、窗口單位身先士卒的“謀福”、“造福”行為,形成一種集體為福州建設出智、出力的良好狀態,使閩都福文化精神滲透到政府行為的方方面面,真正把福州營造成幸福指數很高的“福都”。另一方面,則要落實為對人的價值理念的塑造上。要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建設,與文明城市創建、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設等緊密結合起來,把福文化的精神轉化為廣大干部群眾“惜福”、“添福”的行動。要把林則徐等福州歷史名人為國謀福、為民造福的福文化精神,作為我們重要的精神財富,很好地予以承傳。
  二是抓好研究提煉。要把分散于閩都文化中有關福主題的內容、元素做系統的梳理和提煉,形成閩都福文化的概念體系,為宣傳和推廣閩都福文化奠定基礎。對內,既要展現傳統福文化內涵,如閩江福水、金湯福韻、人文福蔭、共耕福田以及知福、享福、惜福、添福等概念,又要提出符合現代人需求的新的福文化內容,如和諧、健康、平安、創造、共享等,使福文化富有時代特征。對外,利用中國人普遍對福的熱切追求心理,塑造來福州可以帶回“福”的理念,把“有福之州”、“福氣”、“福人”、“帶福回家”、“福壽雙全”等福概念滲入導游的話語體系,提煉“雙五福”(眼福、耳福、身福、口福、心福;看福、泡福、摸福、祈福、帶福),把“來福州體驗福”、“來福州帶福回家”作為導游話語體系的綱領,強化進入“有福之州”的感受。在“福文化”建設全面鋪開,并形成一定規模的基礎上,要逐步提升,推出“中華福”概念,使福州成為中華福文化的展示中心,在海峽、全國乃至世界形成一定影響。在此過程中,可配套啟動《中華福辭典》編撰工作,由海峽兩岸及世界華人共同編撰,填補國內空白;同時每年隆重舉行傳統祈福大典,提升現有的閩都民俗文化節為中華福文化節等,這些都是打造中華福文化富有分量的舉措。
  三是抓好載體建設。福,看不見摸不著而又實實在在,它就像空氣一樣圍繞在每一個人的身邊。因此,要抓住福這種“虛”“實”共存的特性,精心策劃好載體建設,加強和促進對內對外傳播。建設集中展示平臺。選擇一個相當規模并有文化積淀的區域建設中華福文化公園、福文化主題長廊等福主題展示區,通過雕塑、碑刻、建筑等感性形式,集中展示名人論福、祈福歌謠、惜福名言、福文化民俗等,把閩都福文化的獨特內容和全國各地福文化的內容集中予以展示。抓好傳統節慶載體。傳統福文化大量體現在傳統的四時節氣中,特別是春節、清明、端午、中秋等中國傳統佳節,既有守歲、撞鐘、放鞭炮等傳統祈福方式,還有福州獨特的找月華、擺塔、吃拗九粥等當地祈福方式。這些節慶活動是普通市民百姓日常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具有很好的群眾基礎。適當加以引導,凸顯主題,將能更好地發揮福文化的傳播效果。形成系列物態標識。創意設計“福”標識,設置文字、形象、人物等相關標志,進行系列包裝和推廣,如在城區入口、城市主干道和公園等適當分布,在旅游袋、旅游帽上印上福標志、對來賓贈送富有福文化氣息的紀念品及視頻作品等,給市民百姓和來賓關于“有福之州”的直接感受。編撰《身在福州》旅游系列叢書,征集、精選真正能夠傳唱的福州歌曲,使之成為市民百姓和游客認知福州的重要標識。
  四是策劃特色主題活動。在堅持對“有福之州”概念進行持續宣傳的同時,要通策劃舉辦富有特色的主題活動,增強福文化與市民百姓中的互動。強化“有福”認知。以“雅好福州”為主題,開展知福系列活動。鉤沉梳理帶有“福”元素的福州民間物品,為提煉概念、精選福文化標識物打好基礎。融合福州方言元素,利用《攀講》、《福州話大沖關》等欄目,在學生、市民、外來工中開展推薦福州活動,強化“雅好福州”印象。凸顯“謀福”群體。林則徐、嚴復、林覺民、沈葆楨等福州歷史名人,以及馬尾船政學堂走出的詹天佑、鄧世昌等影響中國近代歷史發展的人物,是重要的“謀福”群體,也是重要的品牌資源。他們是中國近現代轉折點時期的重要人物,具備“謀天下之永福”的思想高度。這種精神在當今社會繼續承傳,也造就了一大批為社會做出貢獻的“謀福”精英人物,要常年堅持宣傳,發揮標桿作用。打好“享福”品牌。借助申報全國溫泉之都契機,營銷福州都市溫泉概念,把福州打造成與杭州、成都比肩的休閑“享福”之城。以激情廣場為核心載體,運用福州傳統和現代曲藝、音樂元素,綜合海峽兩岸合唱節、新福州人歌手大賽、合唱音樂周、5 18兩岸同歌等活動,倡導“因幸福而歌唱,因歌唱而幸福”的理念,把福州打造成一個“民間合唱天堂”。設計“祈福”活動。每年舉行“開福賀歲”儀式,設計一定的禮儀形式,并請上榜“福人”、市民代表等共寫“福”字開年,預祝新的一年平安、發展。設計富含福元素、具有福州特色的城市雕塑,安排“摸福”環節,使之成為廣大游客樂于參與的一道程序。推動全民“添福”。通過政府倡議,部門帶頭,把“為福州添福”設為一個固定的活動日乃至活動月進行宣傳發動。設“福人榜”(助人為樂者、壽星、孝子、好鄰居等),成立“福送萬家”民間基金會,使“福”的傳遞常態化。
  五要抓好對臺對外交流。閩都福文化是聯系海外福州籍華僑和港澳臺同胞的重要精神紐帶,要用好福字牌、打好福字牌,積極“走出去”、“請進來”,開展福文化為主題的交流活動。打好福田共耕牌。既要包括經濟上的合作共建,也要包括文教衛生等方面的交流合作。近年來我市連續舉辦的“兩馬鬧元宵”活動、王審知文化節和陳靖姑文化節以及2008年開始創辦的海峽兩岸合唱節,全面吸引臺灣同胞參與,尤其是合唱節更是形成了兩岸輪流舉辦、共唱幸福旋律的良好狀態。今后要進一步在教育、衛生、體育、數字動漫、創意產業等方面深化交流、合作,取長補短,共建海西省會中心城市。打好祈福尋根牌。福州是婦幼保護女神陳靖姑、財神張圣君信仰的祖籍地,是八閩人祖王審知、水部尚書陳文龍信仰、五帝信仰、城隍信仰、祈夢信仰等多種民間信仰的重要策源地,兩岸同胞有著共同的“祈福”行為和觀念。策劃開辟“尋根祈福之旅——從福州開始”旅游線路,吸引臺灣同胞來榕尋根謁祖、走親訪友,形成“祈福勝地”旅游品牌。打好“福通天下”牌。借助福州鄉親在海外廣泛分布的特點,在300萬僑胞中通過印刷品、外宣品及“福通天下”文化主題展覽,展示形象,凝聚僑心。
              
課題指導:高起平
課題負責:葉友琛
課題組成員:陳長鉗張蘭英魏建杰
王宇李鐵生薛超進
執筆:薛超進
 
視頻專題更多>
  • 第三屆中華文化與兩岸文創產業融合發展論壇在榕舉辦

社科成果更多>
  • 閩臺創業投資的發展與平臺的構建
  • 宋代閩學家養生概況及其意義
  • 福建茶食文化創意研究
  • 福建自貿區的現狀及對策研究
  • 船政文化研究若干問題考略
社科評獎更多>
  • 市第十屆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評審結果公示
  • 福州市第十屆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申報工作公告
  • 福州市第十屆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申報通知
  • 市第九屆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評選結果公示
  • 福州市第九屆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申報開展
  • 縣(區)市社科聯
  • 海西二十城市社科聯
  • 友情鏈接
Chinese国产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