閩清縣坂東鎮“十八坂”圩集考——兼論古圩鎮的保護與開發

http://www.ritechgroups.com  2011-03-15 10:08:25  來源:福州社科網  

 

[提要]由于福建省福州市閩清縣坂東鎮獨特的地緣優勢,清朝時期出現“十八坂”圩集,在當時整個福州境內都引起了較大的影響。雖然如今優勢與影響已較當時大為削弱,但“十八坂”承載著諸多文化內涵是一個重要的旅游資源。應將其與當地的其它人文與自然資源相結合,以一種“古圩鎮”的形式來開發與保護。
[關鍵詞]坂東鎮“十八坂”圩集古圩鎮
 
 
    閩清縣坂東鎮(古稱“六都”)地處平原,自古以來交通便利,故其農業、手工業及商業素來較同縣其他鄉鎮發達。“十八坂”圩集自清末出現以來至今已有200年左右的歷史,在福州境內尤其是閩清周圍的永泰、古田、閩侯、尤溪等地形成了極大的吸引力,“趕十八”成為了當地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十八坂”形成初期僅正月十八日一天,后幾經易址,規模擴大,變為正月十七、十八、十九日三日,為坂東乃至閩清的在經濟、文化等方面的進一步發展都產生了不同程度的影響。然而由于保存不善,關于“十八坂”圩集的許多史料多已散佚,加之如今其優勢與影響的削弱,人們對其鮮有研究。為了使人們能對這個曾經在福州盛極一時的圩集有所了解,并且喚起人們對該文化遺產的重視,發掘其價值,特撰此文,從其形成、發展與現狀、未來規劃三個方面進行闡述。并在“未來規劃”部分對古圩鎮的保護與開發進行論述。
一、“十八坂”圩集的形成
(一)形成原因
1、時代背景
“十八坂”大致形成于乾隆至道光年間(由于史料散佚,無法得知其形成的確切時間,現有二說:清乾隆五年,即1740年①;清道光初,約1830 年②),這一時期有兩個顯著特征:(1)康乾盛世的遺韻猶存,此時中央集權達到頂峰,社會比較安定,物質生產、商品流通和人口增加等都為圩集的產生奠定基礎;(2)資本主義萌芽發展,在明代資本主義萌芽形成的基礎之上,專業化市鎮繼續發展,“初步形成了以大中城市為樞紐,中小市鎮為網絡,農村集市、圩市為基礎的一個多層面的國內市場體系”③。在這樣的時代大背景下,盡管閩清縣整體水平較如杭嘉湖一帶的地區落后,但其中坂東鎮卻因自古以來憑借地緣優勢發展起的發達的農業、手工業和商業在這一時間形成“十八坂”圩集。
2、地緣優勢
集中體現在坂東鎮的地形與交通位置兩方面,這兩方面直接促使坂東鎮從閩清全縣脫穎而出,在農業、手工業和商業方面獨占鰲頭,最終在此地而非閩清其他地區形成影響深遠的“十八坂”圩集。
(1)地形:閩清 “四周群山環繞,中央形成寬6公里、長4公里的縣內最寬闊平坦盆地,歷史上素有‘小小閩清縣,大大六都洋’之稱。”④加上“縣內五大溪流之一梅溪穿坂東腹地,是這里農田水利命脈。”⑤由于坂東屬河谷沖積平原,故土層厚、質地松軟。因此,坂東鎮優越的地理條件使之成為閩清縣境內最早有人類居住的地區——1987年7月,福州市文物管理委員會、福州市文化局組織的文物普查工作隊在縣內進行為期10天的普查,先后在坂東鎮楊坂倪公堂、牛榔頭、嶺尾限等遺址發掘出石磨杵、石鐮、石鏟等石器,采集到近700塊硬質陶器殘片,證明早在4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時代晚期,就有人類在坂東繁衍生息。
(2)交通:宋時,閩清六都一馬平川,土壤肥沃,為邑內官道上最大的水陸驛站,南北冠蓋必憩此。當時閩清永泰運往福州的重要商業物資,都要從周邊地區集中到閩清六都,然后外運,經演溪(“舊時坂東車墘至鹿角段的梅溪稱演溪”⑥)下閩江,揚帆而去者,不可計數。過境驛道成為“各鄉往來之中道”⑦,“扼縣內南部咽喉”⑧。其中最為重要的是作為“歷史上驛傳官府文書的重要道路,也是福州連接閩北、閩西各縣的交通要道”⑨的西驛道(福延大路)。這為坂東鎮的人口流動、商品交流奠定了良好的基礎,也是“十八坂”形成的必要條件之一。
(3)較發達的手工業:正如前文所述,地處河谷沖積平原的坂東鎮有著天然的農業區位優勢。這個優越的環境吸引了許多同縣外鄉人前來定居。這樣,坂東平原雖較縣內其它地區的平整土地大許多,卻承載著大得多的人口密度——坂東占有全縣最多的耕地面積——21702畝;然而其農業人口人均占有卻最少——0 66畝。因此,坂東鎮的許多人口必須從農業勞作中脫胎出來。通常他們有兩種選擇:一為跑鼠船,即在梅溪上從事運輸;但更多的是“‘上府山’(指閩北地區)謀生,學習泥、水、石建筑技藝。長期以來,由于師傳徒受、父幫子、親幫親,形成了全村大部或一部分人,都從事手工過活。”⑩“麻袋、斗笠、細木、彈棉等手工業素負盛名”,其中最為著名的莫過于車墘的斗笠以及其他生產農具的專業村莊。專業村莊的出現,是“十八坂”出現的雄厚物質基礎。
    此外更有周邊鄉鎮農戶在農閑時制作的手工制品,積少成多,于“十八坂”當日帶來進行交易。
(二)影響
“十八坂”圩集的形成對坂東鎮乃至整個閩清縣都產生了較深遠的影響。直接影響方面,圩集本身對當地經濟產生了推動作用;間接影響方面,其形成了強大的信息流交匯,為當地進一步發展產生了較為深遠的影響。
1、圩集本身對當地經濟的拉動作用
“圩市是我國農村社會中最常見的一種經濟現象,是農村商品流通的載體。” “十八坂”圩集帶動了閩清縣尤其是坂東鎮的商品流通。不僅如此,人們在春節期間“趕十八”,除了買賣農具以外,還在這里看戲、飲食、購買當地商鋪中的商品,這些潛在的消費都為拉動當地經濟產生較大影響。因此,雖只有一日,“十八坂”為坂東鎮帶來了較大的經濟效益。
2、信息交流的促進作用
信息交流對坂東鎮乃至整個閩清發展的促進作用雖是間接的卻是很顯著的。在這個一年僅一度的“十八坂”圩集上匯聚了強大的信息流量。如,僑領黃乃裳于此招募以農民為主,包括手工業工人、商人等人才,至南洋開發“新福州”墾場。這些華僑心系家鄉,每年寄回可觀的僑匯,為“十八坂”的進一步發展提供了有利條件。
二、“十八坂”圩集的發展
自清末至1978年中國發生了幾次巨變,從推翻封建王朝、建立民國到“抗戰”與解放戰爭勝利后建立的新中國。在這動亂的年代里,“十八坂”卻得到了快速的發展。首先,這期間“十八坂”幾易其址:由于規模擴大、車乾已容納不下,民國間移至墘上松柏林下;陸路交通發展、湖頭成為更加便捷的交易地點,1953年“十八坂”移至湖頭街。其次,時間也由原來正月十八日一日變為正月十七、十八、十九日三日。不僅如此,它的發展還體現在商品種類的增多上——“農具圩已發展為百貨圩”。
(一)發展原因
“十八坂”圩集在這段時間里的發展主要是出于以下三個原因。
1、交通的進一步發展
“民國二十一年,春,縣城至六都湖頭全長25公里的梅湖公路建成通車……至民國25年有客、貨車4輛”。此后“公路終點站湖頭開始形成街道,坂中街個別商店也向湖頭街搬遷”。由是,“十八坂”遷往能吸引住更多商賈與客源的湖頭街。1953至1956年,主至坂東鎮湖頭街的公路交通更為便捷,“公路南通永泰,東達福州,與縣內各鄉鎮和本鎮各村連成公路網”,交通的發展進一步擴大了“十八坂”的影響力,促進其發展。
2、華僑
如前文信息交流帶來的影響,自黃乃裳始,就有大量坂東人追隨其前往南洋,坂東由此成為重要僑鄉。這些華僑雖身在海外,卻時刻惦記故土發展。以黃乃裳為例:他不僅致力發展地方教育事業,開放思想;并且大力發展實業,組織民船工會,鼓勵家鄉人民從事民船運輸。除此之外,所有華僑無一例外都匯款國內,通過閩清縣最早成立的郵政代辦所——六都郵政代辦所——回饋家鄉。這些都極大地促進了坂東鎮的進一步發展,無論是在文化水平方面還是建設的資金來源方面,都拉大了與它鎮的領先優勢。
3、“抗戰”
“‘抗戰’期間,福州曾兩度被日軍占領,不少商人攜眷前來閩清縣城、六都一帶經商”,許多福州的機關、工廠、學校等也都內遷至閩清,閩清成為福州的戰略后方。由是閩清人口更加密集,反顯繁榮。其次,抗戰期間的“抵抗日貨”運動也在一定程度上保護了當地的商業。
(二)特點
1、時間固定
坂東地區手工業的發展并不意味著當地對農業的不重視,恰恰相反,包括坂東在內的閩清縣整體在農業上都有了長足的發展,這就對農具產生了更多的需求。然而農具既非消耗品也不易攜帶,長期設鋪與四處兜售都不現實。于是就形成了“尋買不到,尋賣不著”的尷尬局面。由于是以農具的售賣為主,因此農忙時節就不可能集中較多的農民前來交易,而閩清地處山區,各個地區種植的作物不同,農閑時間并不統一。由此正月十八日便成了極為理想的時間。
2、人流量大
在閩清縣流傳著一句“人人趕十八”。“因為是全縣性大圩,農具雜物,應有盡有,故需要添置農具的農家非去不可。因為人多,是熱銷日,手工制作者早制好產品,商賈早組織貨源,這天天未亮就從四面八方趕來‘趕頭市’。圩場上人山人海,水泄不通……人聲喧鬧,盛況空前。”由此可見,“十八坂”的吸引力之大。
3、專業性強
由上述可知,在“十八坂”上“賣木器的,挑那藤的、犁轅的、鋤柄的、麻袋的……”,這些都屬于農具類,這也是由于坂東鎮形成了許多專業村莊,同時它鎮的農具也可通過較為便捷的交通到達坂東,在“十八坂”上交易。專業性強是“十八坂”形成初期的重要特點,但隨著其發展,商品種類增加,這一特點不復存在。
4、貨品便宜
由于時間僅有一日,不可能所有貨品都能售盡,因此到了傍晚留下了的貨品搬走又笨重,留下住店又花錢,故多賤價拋售,當地人便有了“買底底”、“買便宜貨”的習俗。這種傳統不僅與圩集為農村商品流通方式有一定關系,也與“十八坂”的獨特性有關。
5、文化交流豐富
由于坂東鎮歷來經濟相對發達,成為閩清縣的文化教育中心——福建省首位狀元許將即為坂東人;現存最大古民居宏琳厝的私塾崇文書院也址于此,為坂東鎮培養出一大批優秀人才……這些都促進當地人形成對文化上更高層次的需求,吸引了更多的戲班來此演出。而“十八坂”大圩之日就成了最為熱鬧的文化交流,最主要的六都“芝田宮”位于車乾,即“十八坂”圩集所在地。
三、對“十八坂”圩集的現狀及未來規劃
(一)衰落的現狀:
1978年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上通過了進行“改革開放”的決策,這大大促進了中國的經濟發展,然而自此開始,“十八坂”卻開始走向衰落。每年依舊三日的“十八坂”雖然規模也很大,但卻只是一種“虛假繁榮”,真正的成交額已然開始縮小。這主要出于以下兩個原因:
1、整體交通的發展,區位優勢縮小
隨著經濟的發展、交通意識的加強,閩清縣的交通有了很大的發展。自1953年進入社會主義建設階段起,閩清新修鄉道59條,其中途經坂東或起訖點為坂東的僅5條,占總數8 5%左右。然深入具體地分析(參見下表),會發現:50年代尚能占50%;60年代略降,占40%;70年代則大幅度下降,僅為總數的4 2%左右;至80年代,則沒有新修任何鄉道至坂東。
1950年后閩清新修鄉道情況(單位:條)
修建時期
途徑或起訖點50年代60年代70年代80年代總計坂東12205其他1346454總計2548459* 資料來源:閩清縣地方志編纂委員會編:《閩清縣志》,群眾出版社出版,1993,12:129。
 
由此可見,隨著各鄉鎮道路的興修,坂東鎮在交通的區位優勢方面迅速下降,在“十八坂”形成與發展的原因中占有至關重要地位的交通優勢不再。因此,各鄉鎮間物資交流更加暢通、便捷,無須待到每年正月十八日前后三天再進行采購,而在平時就能接觸并購得來自外地的貨品。
2、整體物質生活水平的提高
“改革開放”政策大大提升了閩清縣人民的生活水平,其中最為顯著的就是體現在商業的發展上,“1987年同1952年比較,網點增3 84倍,從業人員增6 96倍。商業服務人員同服務對象比,1952年為1∶124人,1987年為1∶34人”。另外,各地集市蓬勃興起,且成交額呈逐年上升(見下表)。
1977-1986年閩清縣集市成交情況(單位:萬元)
年份成交額年份成交額年份成交額1977901981243 319851653 081978140198255719862589 12197917019838431980203 91984928* 資料來源:閩清縣地方志編纂委員會編 閩清縣志 群眾出版社出版 1993,12:569。根據表13-2:1977~1986年全縣集市成交額統計表。
 
因此,閩清縣人民在日常生活中就能購得所需用品,且隨著人民生活質量的提高,原先“十八坂”的特色之一——便宜貨——已無法滿足人民對產品的要求。再加上隨著對“三農”的扶植,農民已開始擁有較先進的農具,而無須再通過趕圩購得低端的農具。故而僅三日的“十八坂”圩集已不再適應人們的需求,從而走向衰落。盡管宣傳與規模仍然很大,但實際成交額卻無法和往年相提并論。其直接產生經濟效益的功能開始逐漸弱化。
(二)未來規劃
    圩集是自然經濟下的產物,是農村自給自足的自然經濟的一種不可或缺的補充,“十八坂”圩集給坂東鎮乃至全閩清縣帶來了巨大的經濟效益,促進當地物資與信息的交流。同時,圩市還“是農村居民社會文化生活的交流場所,體現了民族和地域特色。” “十八坂”在200年左右的時間里,形成了自身的特色從而融入坂東鎮的人民生活之中,成為構成其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具有豐富的民俗文化內涵:首先,它體現了一種游藝民俗,自其形成初始,就在其中融入了諸多娛樂的成分;同時它還體現了社會交往習俗,正如前文所述,正月里的走親訪友以及“趕十八”時商賈與當地居民的相互交往、傳遞信息等無一不滲透著閩清縣地方的社會交往習俗。另外,從“十八坂”圩集交易的參與者、交換的物品、交換的手法等方面看,它都包含著當地民眾長期傳承下來的民俗文化,體現著當地民眾的傳統生活方式。因此,“十八坂”圩集在1978年前尚能發揮其經濟功能而為一種經濟資源;但是它作為社會的產物,隨著社會發展會自然消亡萎縮,當其于1978年左右經濟功能開始弱化后,它還可發揚其文化內涵從而將其轉化為旅游資源。據西方國家的一些學者調查,旅游者對“farmers fairs or markets”(農業活動及集市貿易)的參與度高達67%,僅低于“歷史博物館”的86%,但超過“歷史遺跡”(55%)和“農業采摘”(31%)等。因此,“十八坂”圩集作為一種異于現代人生活的文化形式,將會受到大量來自于城市的旅游者的青睞。
但是,盡管“十八坂”承載著諸多傳統文化因素,卻由于時間短而無法吸引更多的游客前往。因此對“十八坂”圩集這一旅游資源的利用,不僅要在原有基礎上擴大其在周邊縣市乃至全國的影響力,發揮其品牌效應,還應與當地的人文與自然資源相結合,以一種“古圩鎮”的形式帶動當地旅游業的發展。那么何謂“古圩鎮”呢?
著名的人類學家克利福德?格爾茨(Clifford Geertz)曾在其專著中提及:“文化是一種通過符號在歷史上代代相傳的意義模式,它將傳承的觀念表現于象征形式之中。”而“古圩鎮文化遺產是由一系列符號構成的,它們被包含在古圩鎮這一外在表象下,體現著中國經典的營造法式、建造技藝和古村鎮傳統的民俗文化,形成了古村鎮有機的、和諧的人居環境。”坂東鎮的歷史文化悠遠,其經濟與文化均為縣內最為發達者。在這里座落著始建于清乾隆乙卯六十年(1795年)并于1823年落成的全國現存最大古民居宏琳厝,其選址、建筑結構、選材工藝等無不體現中國古代建筑的特色。另外,位于此處的全國最大書香門第古民居四樂軒也因其設計結構及人才輩出而聞名。因此,坂東鎮的文化遺產是相當豐富的,加上久負盛名的“十八坂”圩集,坂東鎮儼然已是具有豐富文化內涵的“古圩鎮”。
Neil A Powe提出“market town”,他指出古圩鎮的大小、歷史和內在聯系的傳統文化,可以成為旅游開發潛在的資源。那么坂東鎮作為具有豐富旅游資源的“古圩鎮”應如何進行充分開發呢?首先,應對自身進行明確的定位進而打出品牌。“把古圩鎮的選址、建筑、歷史文化街區與圩市交易情況一起作為古鎮遺產的總體系,造成文化視覺、聽覺與感覺上的沖擊。”坂東的“古圩鎮”旅游資源的核心為“十八坂”圩集,而“十八坂”自身已經具有一定的品牌效應;除此之外,宏琳厝、四樂軒、六葉祠等也具有一定的影響力。因此可將動態的文化符號“十八坂”圩集與其余靜態的古建筑合并,形成諸如“古村落文化游”一類的品牌并進行宣傳。其次,在開發“十八坂”圩集旅游資源的同時應注意結合其原生態的形式與旅游者對圩集的期待。由于“十八坂”以“便宜貨”為其特色,故可以在開發過程中保留這一元素,拉動旅游消費;但這些“便宜貨”則應以一些原生態的手工制品(如斗笠)、農副產品(尤其是閩清特有的山珍、奇石、藥材等)的帶有鄉村特色的貨品為主。
但是,在對以“十八坂”圩集為核心的坂東“古圩鎮”進行旅游開發時,切忌過度開發而忽略對這一寶貴的文化遺產的保護。盡管“古鎮遺產旅游可以促進本地圩市貿易的持續發展,形成文化遺產的保護意識”,但是應注意不可踏進“過度商業化”的誤區。這是由于“過度商業化”不僅會對“十八坂”圩集這類“活”的文化遺產造成破壞,而且反而不利于該旅游資源的可持續發展。
 四、結語
閩清縣坂東鎮因其區位優勢,于約200年前形成了久負盛名的“十八坂”圩集。從其形成、發展以及衰落的原因中可以看出交通因素對一個地區經濟與文化交流的推動作用;并從“十八坂”圩集的影響中得出圩集對促進農村地區經濟發展以及信息交流的重要影響。“十八坂”經過200年左右的歷程至今,雖繁榮程度不可與當年而語,但它卻凝聚了當地諸多民俗文化,并將自身也融入了坂東這座“古圩鎮”的傳統文化之中,成為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對于這樣的活態文化遺產,我們應盡自己所能對其加以保護,而將其并入“古圩鎮”進行適當的旅游資源開發則是一種弘揚其文化內涵、激發人們遺產保護意識的有利方式,它不僅促進“十八坂”圩集以另一種資源形式繼續存在,而且還可進一步推動當地經濟可持續發展。
 
注釋:
①吳必鑾:《閩清革命史(民主革命)》,中國文史出版社,2006年,第8頁。
②劉積香:《積梅留香》,閩清縣文學協會,2008年,第361頁。
③王佐:《“康乾盛世”時期的商業發展考證》,《重慶商學院學報》2000年第1期。
④閩清縣地方志編纂委員會編:《閩清縣志》,群眾出版社,1993年,第951頁。
⑤福建省閩清縣地名辦公室編:《閩清縣地名錄》,1982年,第38頁。
⑥閩清縣地方志編纂委員會編:《閩清縣志》,第91頁。
⑦劉玉軒:《文泉書院紀略》,《閩清文史資料·第四輯》,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福建省閩清縣委員會文史工作組。
⑧閩清縣地方志編纂委員會編:《閩清縣志》,第951頁。
⑨閩清縣地方志編纂委員會編:《閩清縣志》,第308頁。
⑩閩清縣建設局:《閩清縣城鄉建設志》,第2頁。
閩清縣地方志編纂委員會編:《閩清縣志》,第951頁。
據劉積香老先生口述。
王艷:《論城鎮化進程中圩市流通現代發展的意義》,《沿海企業與科技》2007年第8期。
劉積香:《閩清風俗,閩清縣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第61頁。
閩清縣地方志編纂委員會編:《閩清縣志》,第33頁。
閩清縣地方志編纂委員會編:《閩清縣志》,第492頁。
閩清縣地方志編纂委員會編:《閩清縣志》,第951頁。
閩清縣地方志編纂委員會編:《閩清縣志》,第343頁。
劉積香:《閩清風俗》,閩清縣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第60頁。
劉積香:《閩清風俗》,第61頁。
閩清縣地方志編纂委員會編:《閩清縣志》,第578頁。
王艷:《論城鎮化進程中圩市流通現代發展的意義》,《沿海企業與科技》2007年第8期。
CANADIAN T0URISM COMMISSION.Canadas Heritage Tourism Enthusiasts-A Special Analysis of the Travel Activities and Motivation Survey(TAMS)-Executive Summary,Research report,2002 4 轉引自王林,侯俊云:《圩市——古圩鎮遺產旅游的“文化符號”》,《社會科學家》2009年第4期。
GEERTZ.CLIFFORD:The Interpretation of Culture ,New York:Basic Book,1 973.89.轉引自王林,侯俊云:《圩市——古圩鎮遺產旅游的“文化符號”》,《社會科學家》2009年第4期。
王林、侯俊云:<圩市——古圩鎮遺產旅游的“文化符號”,《社會科學家》2009年第4期。
NEIL A POWE:understanding urban attitudes towards country towns:considering their potential as visitor attractions Journal of Retail&Leisure Property,2006,(4):6.轉引自王林,侯俊云:《圩市——古圩鎮遺產旅游的“文化符號”》,《社會科學家》2009年第4期。

 

作者簡介:高煜群(1988~),女,福建師范大學社會歷史學院歷史教育專業。郵編: 350014
視頻專題更多>
  • 第三屆中華文化與兩岸文創產業融合發展論壇在榕舉辦

社科成果更多>
  • 閩臺創業投資的發展與平臺的構建
  • 宋代閩學家養生概況及其意義
  • 福建茶食文化創意研究
  • 福建自貿區的現狀及對策研究
  • 船政文化研究若干問題考略
社科評獎更多>
  • 市第十屆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評審結果公示
  • 福州市第十屆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申報工作公告
  • 福州市第十屆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申報通知
  • 市第九屆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評選結果公示
  • 福州市第九屆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申報開展
  • 縣(區)市社科聯
  • 海西二十城市社科聯
  • 友情鏈接
Chinese国产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