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樹莊和民國海軍部的成立

http://www.ritechgroups.com  2007-12-30 11:12:26  來源:福州社科網  
 

 


      作者簡介:鄧華祥
,男(1931~),福建省博物院副研究員。郵編:350003

      [提要]楊樹莊,福州市人。從小立志愿參加海軍,畢業于黃埔水師學堂,后任海軍總司令,成為當時閩系海軍主將。蔣介石為了打敗北洋軍閥,消除不同派系力量,積極拉攏楊樹莊和閩系海軍。楊樹莊看到北伐節節勝利,也自動歸附國民革命軍。但蔣介石為了借用海軍力量和安定閩省局勢而成立楊氏福建政權。他對閩系海軍根本不放心,因而造成派系紛爭,尤其民國海軍部成立的過程,蔣介石企圖采用分而治之的策略,極力阻撓海軍部的成立,這是一場尖銳復雜的斗爭。

[關鍵詞]閩系海軍  海軍部

       楊樹莊字幼京,福州人,家住福州城內北后街①。清光緒八年(1882)生于福州。從小勵志攻書,稍大考入廣東黃埔水師學堂,1903年畢業。經過個人不斷努力奮斗,繼杜錫珪之后,任海軍總司令;民國海軍部成立,他任海軍部部長兼任福建省主席,成為民國海軍的一位有名的主將。

從小立志參加海軍

楊樹莊幼時是一位頑皮的小孩,經常跑到河邊游水,一次失足墜入河中,差一點被淹死,幸好被人救起。從此決心學習游泳,并愛慕海軍事業,加上他與居住在北后街的海軍元老,曾任北洋海軍總司令蔣拯為鄰(系蔣拯的姪女婿)②有優越的社會背景,于是他很快地考入海軍,畢業于廣東黃埔水師學堂第八屆駕駛班③,經過多年的實習和鍛煉,在辛亥革命前就已成為清水師“湖鵬”號魚雷艇艇長④,民國初期先后在“通濟”、“應瑞”、“楚觀”、“海寧”、“海籌”等各艦進行艱苦的實踐。擔任副艦長、艦長⑤,1923年代任練習艦隊司令,兼任閩江警備司令,同年12月升任練習艦隊司令。19244月暫行兼攝閩廈警備司令。同年9月,又升為海軍副總司令,1925年,繼杜錫珪之后任海軍總司令⑥。

歸附于國民革命軍

國民革命軍統一廣東后,于19267月誓師北伐,節節勝利,當時因廣東未有強大的海軍,渡長江需要海軍幫助,為壯大聲勢,阻敵渡江,故國民革命軍極力爭取海軍,上海方面由林知淵、吳澍、方聲濤進行聯絡,居間則由楊樹慶的表兄弟陳可敏進行牽線,陳可敏其弟陳可潛亦任職于海軍,那時蔣介石為北伐軍總司令,何應欽率領第一軍入閩。程潛、張發奎、李宗仁等各領軍隊北趨湖南,直搗武漢,革命浪潮澎湃于大江南北,北洋軍閥已面臨覆滅階段。上海作為閩系海軍指揮中心,海軍元老杜錫珪,此時避居上海,便于與楊樹莊協商大計,兩人對時局的看法一致認為:國內政權將歸于革命黨,舊海軍應認清形勢,不能不歸附于國民革命軍⑦。決定由楊樹莊與國民革命軍方面先行掛鉤,楊在上海與國民黨元老林森、鈕永建等進行聯系⑧,并密派林知淵、陳可敏等分別到武漢、南昌活動⑨。駐在馬尾的代行閩廈警備司令的陳季良首先協同何應欽的國民革命軍東路軍殲滅了孫傳芳軍閥的張毅部隊,并責令軍閥李生春率部投降,使海軍又擴充了實力。閩省海軍的首先發難也大大地影響了上海的指揮中心和長江的海軍人員,不久楊樹莊主動派李世甲去南昌與蔣介石接頭。其時武漢汪精衛的國民政府與蔣介石矛盾極端尖銳,因此蔣介石急于拉攏海軍,威脅武漢與汪精衛對抗。192741,楊樹莊針對這個局面,招集許多艦長在“海籌”艦上開會。他們也一致同意立即行動,歸附于國民革命軍,參加革命。

于是先派出分艦隊“楚謙”、“楚有”“楚同”駛經九江與南昌蔣介石聯系,其余艦隊暫泊吳淞口至江陰水域,監視北洋軍閥部隊的活動,所有艦首將五色旗一律改為青天白日旗。通電全國宣布參加國民革命軍。42蔣介石登上“楚謙”號艦,召集閩系海軍官兵講話,表示歡迎。此時國民革命軍已收復南京,蔣介石統率艦隊東下南京,軍閥孫傳芳部隊退往江北,雙方在江岸進行布防。嗣后蔣介石乘“楚同”艦到上海,楊樹莊晉見蔣介石,并陪同登岸。不久蔣介石與楊樹莊協商海軍人事安排。

海軍參加龍潭戰役

閩系海軍宣布歸附于國民革命軍后,引起軍閥的仇視,時軍閥張作霖以海陸空軍大元帥名義盤踞北京,獲知閩系海軍易幟,命沈鴻烈率青島系海軍渤海艦隊南下偷襲,停在吳淞口外的“海籌”遭到襲擊,艦上官兵傷亡頗多。同時由閩駛滬的“江利”軍艦在杭州灣海面又被青島系的“海圻”截劫而去。被襲后楊樹莊乃調整部署,加強戒備,將蕪湖以東至吳淞口水域劃分為三個巡防區。其目的:一則預防渤海艦隊再來騷擾;一則對付江北軍閥孫傳芳陸軍,以確保江南地區。楊樹莊為進一步靠攏蔣介石,乃在南京設立海軍辦事處,派其表弟海軍中校陳可潛為辦事處主任,派李世甲直接與蔣介石聯絡,以便解決海軍裝備與給養問題。先是時南京蔣介石與武漢汪精衛矛盾很深,蔣介石被迫下野。武漢汪精衛的劉興部已進占蕪湖,有東窺南京之勢。南京方面北伐軍為鞏固后方,撤兵退回江南,何應欽的第一軍奉蔣的命令向浙江撤退,以確保閩浙地盤。南京政府要員或離京避風或辭職他去,一片混亂。孫傳芳見此局勢,想乘機搶渡長江,收復江南,重溫舊夢。遂作渡江計劃,把大河口、龍潭車站一線,作為搶渡地點,佯攻下關和鎮江作為牽制,以吸引一部分國民黨兵力,待搶渡成功后再圍攻南京。當時蕪湖至鎮江一段由海軍陳紹寬負責防衛。

1927824李宗仁乘輪前往南京(此時南京及蘇滬一帶由李宗仁的第七軍防守)在采石礬附近遇孫軍乘坐帆船下駛,企圖偷渡。李即下令向其射擊,孫軍退回江北。李即電告楊樹莊、陳紹寬。楊、陳得此情報,即召集“楚有”、“楚同”、“楚雄”、“楚謙”艦長開會,布置巡防任務,此時孫軍兵集渡口,不敢強渡,只隔江炮轟下關,陳紹寬乃率軍艦往返江面,向龍潭、大河口之敵猛烈轟擊,終挫敗企圖渡江之敵。我方通令敵軍繳械投降,此役,敵軍死傷眾多,浮尸隨流東下。龍潭戰役于96勝利結束。當時孫軍參加龍潭,大河口渡江的有六個師加上后勤共約六萬人,被閩系海軍消滅二萬人,絕大部分死于江中,被俘二萬余人,逃回僅萬余人。此役之后,國民政府以海軍拱衛京城有功,大加獎勵。以戰功突出頒“中流砥柱”大勛旗一面,從此海軍聲望大增。

李宗仁等返回南京后,即改組國民政府,撤消國民革命總司令部,改組為軍事委員會,以蔣介石、馮玉祥、閻錫山、李宗仁、程潛、楊樹莊、何應欽等七人為常務委員。接著又從國民革命軍第一、第六、第七各軍中抽調兵力向江北推進,把軍閥孫傳芳壓迫至蚌埠以北的徐州地區,江南緊張情況從此解除。

楊系政權派系紛爭

北伐軍攻閩,得到閩系海軍的策應,打敗孫傳芳在閩省的軍閥隊伍,使閩省局勢安定。蔣介石認為海軍很有作用,為了收買海軍,蔣介石1927418南京國民政府成立后,即命楊樹莊為國民政府委員兼福建省政府主席,楊任福建省主席后,仍兼海軍總司令之職,并設行營于福州,指揮海軍陸戰隊和駐閩廈的艦艇。楊奔走于福州與南京之間雙方兼顧。即行著手組織福建省府委員及各廳廳長。

蔣介石既把福建政權交給楊樹莊,但又對楊樹莊不放心,首先在財政經濟上卡得很緊,本來福建是一個窮省,財政經濟就非常困難,省政府每月收入僅五十萬元左右,還要負擔中央軍及駐防福建軍隊的軍費就需將近六十萬元,財經擔子十分沉重,入不敷出,蔣介石不給以大力支持。其次蔣介石以福建局面應有陸軍合作方可消融地方意見為借口,采取削弱楊樹莊的海軍勢力的步驟。首先派遣張貞一師進駐閩南,1928年即令楊、張協商改組省政府,成立楊、張聯合政權,借以監督楊樹莊,簡直就是分而治之。省府內部屬于張貞的有建設廳廳長許顯時,民政廳廳長陳乃元;屬于楊樹莊的有財政廳廳長陳培錕,省府秘書長鄭寶菁,省府委員林知淵,屬于中央系者有教育廳廳長程時煃,省府委員方聲濤。省府改組后,矛盾愈加尖銳。當時海軍中有些人認為,閩省系海軍的天下,凡海軍界都應該得到一些利益,現在除林知淵(曾任海軍黨代表),鄭寶菁(曾任海軍秘書長)外,別人也屬于海軍界,都無法插足,連各縣縣長,其他海軍界人也不能指染,因此對楊樹莊產生不滿,對林知淵、鄭寶菁尤為痛恨,積怨甚多。尤其海軍陸戰隊林忠及薩福籌更為側目。認為林知淵,鄭寶菁包攬一切,坐享其成,極欲拔此“眼中釘”而后快,陳季良陰主其謀。經與閩北尤溪巨匪盧興邦(被蔣介石收編為師長)勾結,欲謀倒楊,平分省政,于是釀成了“一六事件”。193016,盧興榮(盧興邦弟)借省府委員財政廳廳長陳培錕春宴各廳、委的機會,于酒半酣時,由林忠舉號,將鄭寶菁、林知淵、陳乃元、程時煃、許顯時及水上公安局局長吳澍共六人綁架送交尤溪盧興邦扣押。時楊樹莊尚在福州,聞變驚慌失措,立即移駐南臺中洲海軍行營公所,并于江面停泊小軍艦,做好準備,預備急時即赴馬江。不久楊樹莊赴南京向蔣介石控陳此事,蔣介石遷延不予處理。楊樹莊以此事使他面子掃地,留京不回。

數月后,蔣令方聲濤以省府委員兼保安處長代理主席,方聲濤赴閩南聯系民軍陳國輝,密謀聲討盧興邦,迫盧釋放林知淵等人。蔣介石不久亦遣駐扎閩西的中央軍劉和鼎,第五十師進駐福州。盧興邦以所謀不遂,且恐招引后患,除其中陳乃元病故外,乃將其他五人送還。省各廳委又一次進行恢復改選,財政廳長由于財經無著,無人肯就。此時福建政權,已面臨支離破碎之殘局,可是蔣介石削弱楊樹莊之企圖顯然已得逞。

成立海軍部的斗爭

蔣介石復職后,國民政府的海軍組織仍承舊制,以海軍總司令部為海軍最高指揮機關,隸屬于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國民革命軍取消后,隸屬于軍事委員會。直至19296月,才意欲在行政院下設立海軍部。在此以前蔣一直認為:閩系海軍非其嫡系,蓄意對舊海軍分而治之,極力阻撓成立一個統一領導的海軍部。海軍部成立的過程,是尖銳復雜斗爭的過程。蔣介石給以各種的掣肘,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這與當時國民黨內部的派系斗爭也有直接的關系。19282月國民黨二屆四中全會在南京召開,恢復國民黨中央政治會議,改組國民政府及軍事委員會,以蔣介石為中央政治會議主席和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抓到黨政軍大權后,咄咄逼人。當時陳紹寬等提出恢復北京海軍部、天津海軍醫學堂,大沽海軍造船所等北方的原有機構,并接管渤海艦隊,使海軍統一起來。但蔣介石另有意圖,先是表示同意,后又以張學良不肯放棄渤海艦隊為由加以推辭,有意留著青島系渤海艦隊與閩系海軍相對立,以便“分而治之”從中控制。

1928108,在南京國民黨二屆四中全會討論組織行政院屬下各部的機構時,有人說:孫中山先生的《建國大綱》沒有提建立海軍部,因此反對成立海軍部。李宗仁則謂孫中山的《建國大綱》手抄本里面有海軍部組織的規定,而沒有提到鐵道部的組織。由是引起一場爭論,結果沒有成立海軍部。當時閩系海軍領導層沒有一人任國民黨中委,無權參加辯論。至國民黨第三屆全國代表大會召開時,才選舉楊樹莊、陳紹寬、陳季良為中央執行委員,從這時起,在國民黨中央會議上,閩系海軍代表才有發言權。192812月蔣介石為排除異己,削弱其他派系的軍事力量,在南京成立國軍編遣委員會,海軍總司令部及其他集團軍總司令部同時撤消,于上海改設海軍編遣辦事處,以楊樹莊為主任,青島系海軍的凌霄和粵系海軍的陳策為副主任。蔣介石把閩系海軍總司令都撤消后,只保留其第一、第二兩個艦隊,再把渤海艦隊編為第三艦隊,廣東艦隊編第四艦隊,這些艦隊軍政權統歸軍政部,軍令權統歸軍事委員會,以達到全權控制海軍的目的。引起了楊樹莊、陳紹寬、陳季良的極大不滿。在一次軍事委員會會議上蔣對成立海軍部案搪塞支吾,不予決定。陳紹寬與陳季良突然退出會議,以示反對。蔣介石看到海軍編遣工作被擱淺,由是在軍政部之下成立海軍署,任命陳紹寬為中將署長,想以此拉攏陳紹寬去分化閩系海軍;但陳紹寬還是與楊樹莊、陳季良一道堅持要成立海軍部。19293月,蔣桂戰爭爆發,蔣介石坐鎮陳紹寬的旗艦“應瑞”號上進行西征。第二艦隊馳聘于鄂、湘、粵三省江上,歷時兩個月,為蔣迅速打敗桂系出了大力。蔣介石看到閩系海軍有足夠力量可資利用,才答應成立海軍部。192961海軍部正式成立。楊樹莊任海軍上將部長,陳紹寬為中將政務次長,陳季良為中將常務次長,楊樹莊兼福建省主席,外出期間由陳紹寬代理部務,陳紹寬仍兼第二艦隊司令,陳季良仍兼第一艦隊司令,將原海軍署撤消。部以下設若干司、處、室,官兵合計不足300人,海軍部大權均受制于蔣介石。雖然蔣介石對閩系海軍始終是不信任的,但海軍部的成立,將全國海軍統一起來,避免了分裂的狀態,這是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的。

楊樹莊的最后日子

楊樹莊爭取了民國海軍部的成立,實現了中國海軍的統一。南京海軍部成立后,即銳意添造艦艇,加強軍力;同時為團結全軍,消除內部派系成見,著手培訓人才,以提高海軍人員軍事素質等方面都做了不少工作。但自從福州發生“一六”事件后,楊樹莊對閩省政務感到厭倦、消極。在上海請辭閩省主席兼職,未準,乃請假到普陀山休養。19321月又以多病,難以勝任繁忙公務,辭去海軍部長職,后又辭去福建省主席兼職,專任國民政府委員,在上海養病。1933年蔣介石調十九路軍入閩,委蔣光鼐為福建省主席。同年11月十九路軍易幟,12月楊樹莊與林森、丁超五、方聲濤、曾仲鳴、張貞、戴愧生等六人奉派為審核福建黨務委員,31日參加杜錫珪葬禮后,即感不適。19341月舊病復發,于10日晚10時在滬寓所逝世,享年五十二歲。馮玉祥與楊樹莊交誼甚篤,當時隱居泰山,樹莊靈柩運回福州公葬時,寄一挽聯云:“天上將星沉,虎帳龍幃齊慘淡!人間霖雨歇,閩疆泰岱總悲哀!

 

注釋:

①—⑥、—《福建文史資料》第十五輯潘祖鏛:《民國部分閩籍海軍將領事略·楊樹莊》

⑦—《福建文史資料》第一輯李世甲:《我在舊海軍親歷記》()

—、—《福建文史資料》第八輯李世甲:《我在舊海軍親歷記》()

—《福建文史資料》第二輯劉通:《參加楊樹莊省政記》

視頻專題更多>
  • 第三屆中華文化與兩岸文創產業融合發展論壇在榕舉辦

社科成果更多>
  • 閩臺創業投資的發展與平臺的構建
  • 宋代閩學家養生概況及其意義
  • 福建茶食文化創意研究
  • 福建自貿區的現狀及對策研究
  • 船政文化研究若干問題考略
社科評獎更多>
  • 市第十屆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評審結果公示
  • 福州市第十屆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申報工作公告
  • 福州市第十屆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申報通知
  • 市第九屆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評選結果公示
  • 福州市第九屆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申報開展
  • 縣(區)市社科聯
  • 海西二十城市社科聯
  • 友情鏈接
Chinese国产AV